• <output id="khueq"></output>
  • <output id="khueq"></output>
      <var id="khueq"><rt id="khueq"></rt></var>
        <meter id="khueq"></meter>
        1. ? ?
          ?
          ?
           當前位置:首頁
          > ... > 頭條
          視力保護:
          【改革開放40年】四十載逐夢電網脈動
          來源:中國能建周刊 作者:新聞中心 齊立強 日期:2018-09-26 字號:[ ]
            

            滇西北至廣東±800特高壓直流輸電工程

            1978年,全國電力缺口1000萬千瓦,華東電網缺電最為嚴重,不少工廠被迫“停三開四”,居民的照明用電也不能保證。
            2018年8月9日,華東電網最高負荷達到2.8億千瓦,年內第三次創歷史新高。通過區外直流增送電力和省間電網互濟,華東電網保證了在高溫大負荷期間的安全穩定運行和電力有序供應。
            從“停三開四”到大負荷從容應對,改革開放40年間,我國電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跨越發展的背后,中國能建承擔了超過90%的電網工程勘察設計任務。

            從首個超高壓到遍地開花


            經濟要發展,電力須先行。電網是聯系發電側和用電側的橋梁,需要通過削峰填谷,平衡電力供需,優化配置資源。
            1979年11月,由中國能建規劃設計集團中南院參與設計的河南平頂山-湖北武昌500千伏輸變電工程開工。
            由此,我國成為世界上第八個擁有500千伏輸電線路的國家,與少數發達國家比肩。華中電網500千伏骨干網架自此逐漸成形。
            隨后,葛洲壩和三峽工程的建設,為大規模、遠距離輸送電力的跨區電網建設提供了契機。葛洲壩水電站送出工程——葛洲壩-上海±50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由中南院參與設計,于1985年10月開工,單極、雙極分別于1989年、1990年投運,實現了華中、華東兩大電網的異步聯網,從此拉開了我國高壓直流輸電工程的新篇章。
            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中南院原總工程師謝國恩,先后參與了平武、葛上直流等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電網工程。“葛上直流工程啟動時,我國還沒有高壓直流工程建設的經驗,于是引入了國際上有實力的大公司進行EPC總承包建設。在和外國專家一起工作的過程中,不光學到了很多技術,還學到了很多管理經驗。”謝國恩說。
            中國能建還參與了三峽輸變電工程首個新建工程——500千伏南昌變電站的設計。“我們頻繁與廠家和相關研究所溝通,對設計方案的可行性、可靠性反復進行論證,最后成功實現了國產設備用計算機對全站的監視控制和保護,這在當時是首創。”中南院副總工程師梁言橋說,“在某種程度上,我們顛覆了傳統的設計理念,電網建設水平實現了飛躍。”

            從特高壓到電網互聯

            我國資源稟賦分布不均,能源資源主要分布在北部和西北部,負荷集中在東南部,這就需要發展電壓等級更高、輸送距離更長、電力損耗更低的特高壓,在全國范圍內優化配置電力。
            2005年,受兩大電網公司委托,中電工程負責組織實施晉南荊、云廣、向上等首批國家試驗示范交直流特高壓工程可研、設計,堪稱世界輸變電設計的“珠峰”。
            “無技術標準、無參照工程、無技術依托,一切從零開始。”項目完成人之一,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電規總院公司總經理梁政平說。中電工程成立特高壓工作領導小組,充分發揮電規總院技術、實踐和綜合管理優勢,將中國最優秀的電力設計力量融合為一個整體,投入到特高壓工程設計攻關中,高效推動設計咨詢和科學試驗之間相互融合、驗證。
            2009年1月,1000千伏晉東南-南陽-荊門特高壓交流試驗示范工程投運;2010年6月,云廣示范工程雙極投產;2010年7月,向上示范工程雙極投產。
            “從無到有,實現了一次非常艱難的跨越。”梁政平認為,中國能建在設計技術方面取得的突破,不僅為工程應用作出了重要貢獻,還全面掌握了這一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最先進特高壓輸電設計技術。“這是世界上這一領域首套設計技術規范,是真正的中國標準。”
            從此,中國電網開始領跑世界,率先進入特高壓時代。過去的10年里,隨著國家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的實施,交直流特高壓工程建設進入高峰期。截至目前,我國已建成投運特高壓工程21個,在建特高壓工程6個。
            自首個特高壓試驗示范工程啟動以來,中國能建開創目標導向、協同攻關、開放共享的工程設計組織管理模式,先后承擔了10多項特高壓工程的設計牽頭工作以及目前國內所有在運在建特高壓交直流工程的設計、咨詢工作,全面掌握了特高壓直流輸電系統成套設計技術,研發創新了特高壓直流換流站設備制造技術,實現了諸多前所未有的創新,全方位帶動、提升了電力行業設計水平,為我國特高壓工程的順利實施和安全運行提供了重要的技術支撐。
            憑借在特高壓工程建設領域的突出貢獻,中國能建也兩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特高壓交流輸電關鍵技術、成套設備及工程應用” 獲2012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特高壓±800kV直流輸電工程” 獲2017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
            在建設特高壓的同時,全國電網聯網的步伐也在不斷加快。2010年,新疆與西北750千伏電網聯網工程投運,實現了新疆電網與主網的連接;2012年,世界上海拔最高、高寒地區建設規模最大、施工難題最多的輸變電工程——青藏聯網工程投運,架起了一條雪域高原的“電力天路”,標志著我國內地電網實現全面互聯。這其中,處處可見中國能建人攻堅克難的身影。

            從中國走向世界

            在建設國際型工程公司的進程中,中國能建科學布局亞洲、非洲、拉丁美洲電網市場,保持了電網業務海外市場開發的良好勢頭,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在南亞,由西北院EPC總承包建設的500千伏巴基斯坦木扎法戈-蓋提變電站擴建項目,是迄今為止當地電壓等級最高的變電站,于2008年投運。目前,巴基斯坦±660千伏默蒂亞里-拉合爾直流輸電工程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中,項目建成后,將創造該國輸變電工程電壓等級的最高紀錄。
            2016年1月,西北院、中南院中標中埃產能合作首個項目——埃及EETC500千伏輸電線路工程,這是埃及規模最大、電壓等級最高、覆蓋范圍最廣的輸電線路工程。
            自1996年在尼日利亞設立非洲總代表處以來,華北院已扎根非洲大陸20余載,先后參與建設MJ、ALG330千伏雙回輸電線路總承包項目,MP、Makurdi、Jos、Kukwaba等變電站總承包工程,在尼日利亞形成項目群。
            由電規總院承擔咨詢評審,中南院承擔送受端換流站及接地極設計的巴西美麗山二期±800千伏特高壓直流工程,實現了中國特高壓直流輸電技術及設備在海外市場“零”的突破,推動了具有我國自主知識產權的技術裝備走向國際市場。
            蒙古國330千伏烏蘭巴托-曼德勒戈壁輸電線路、埃塞俄比亞-肯尼亞±500千伏直流輸電線路工程、盧薩卡輸變電改造項目……中國能建依托勘測設計優勢,勾勒出一條條縱橫于廣袤天地的能源大動脈,為加快建設國際型工程公司增添了源源動力,也在世界電網建設史上留下了閃亮的篇章。
            改革開放40年,滄海桑田一瞬間。中國電網不僅實現了電力“接得住、落得下、用得好”,實現了全國范圍內的電力供需平衡,而且實現了技術、標準、建設、裝備“走出去”,來自中國、來自中國能建高超的“織網工藝”,正在惠及世界上更多渴求光明的人。



          打印】 【糾錯】 【關閉

          ? ?
          哥哥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