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khueq"></output>
  • <output id="khueq"></output>
      <var id="khueq"><rt id="khueq"></rt></var>
        <meter id="khueq"></meter>
        1.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專題專欄 > 重點專題 > 初心能見
          視力保護:
          一生所愛 癡心不改
          記中電工程中南院原總工程師謝國恩
          來源:中國能建周刊?? 作者:齊立強 謝珺?? 日期:2016-07-12?? 字號:[ ]
            

            【人物簡介】
            謝國恩,1938年生于廣東,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曾任中電工程中南院總工程師。他主要致力于直流輸電技術研究,主持的一大批國家重點工程有多項榮獲國家級金獎,參與完成的“高壓直流輸電技術”和“特高壓交流輸電關鍵技術”榮獲了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和特等獎,他本人曾獲“湖北省有突出貢獻專家”、廣東省勵志電網科技獎杰出成就獎等榮譽。

            有一種品德叫敬業,有一種精神叫擔當,有一種境界叫奉獻,有一種情懷叫真愛。
            中電工程中南院原總工程師謝國恩便是干一行、愛一行、精一行的一位杰出代表。他將畢生精力投入電力事業發展中,見證了我國電網從高壓到超高壓,再到特高壓的跨越;參與了中國電力事業從弱到強,從落后于人到領跑世界的發展歷程。在這個過程中,他主持設計了多項重點工程,創下了多個第一,實現了重大突破,成為電力行業德高望重的全國工程勘測設計大師。

          把工程看作子女,工作中尋找力量

            1964年10月16日,星期五,晴
            前不久,我榮幸地投入到了鄭州、洛陽和新鄉等電廠的設計工作中。想想幾年后,我就能看到自己設計的火電廠投產發電,源源不斷的電力被送到千家萬戶,農村廠礦,機器轟鳴,電燈閃亮。能為社會主義建設添磚加瓦,我很自豪。
            ——摘自謝國恩日記
            1963年,謝國恩從華中科技大學畢業,來到中南電力設計院,成為了電力建設戰線的一名電力新兵。
            “那時,辦公地點是一棟三層小樓,房前屋后還有大片的藕塘。我在這里工作、生活、成長,前輩老師們對我的幫助讓我受益匪淺。”謝國恩回憶說。
            做電力設計工作,到外地出差是家常便飯,而且一走可能就是很長時間。謝國恩說:“現在的電力勘測設計人員出差在外雖然仍很辛苦,但是要跟我們那時候的條件比,還是幸福多了。”以前不僅沒有高鐵、動車,連帶空調的火車都是一種奢望。
            “那時候物資供應困難,如果到北京出差,就能托人買到雞蛋、白砂糖、帶魚等。有一次,從北京回武漢的火車上,我把買的帶魚放在貨物架上,水還滴了人家一身。”提起這件往事,謝國恩撫掌大笑。
            下了火車以后,如果要去項目工地或去選址踏勘,有什么車就搭什么車。
            到底能搭到什么車呢?最常見的就是破舊卡車。謝國恩和同伴們就經常站在卡車的拖車上,每個人都用手緊緊地扶著車幫,忍受著一路顛簸之苦。
            實在沒有汽車的時候,也只能搭老鄉的牛車、馬車。最慘的時候,只能靠兩條腿走路了。
            “那個時代,條件實在有限,大家對吃和住要求都不高。餓了能吃上飯,晚上能有地睡覺,我們就很滿足了。”謝國恩說,當時在工地都是睡在工棚里,一個大通鋪能擠很多人。到吃飯的時候,不管是領導,還是工人,都是吃大鍋飯,沒有人能夠享受什么特權。
            謝國恩先后參與了鄭州、洛陽和新鄉等電廠的設計工作,還在平頂山電廠常駐一年時間,負責電廠設計,參與設備安裝,經過實際工作的鍛煉,他很快成長為一名合格的電氣一次主設人。
            1970年,中南院被撤銷,謝國恩身邊的同事被下放到河南、湖南、廣東、廣西,他留在了湖北隊。“這些離開的同事,大部分加入了當地的電力設計院,壯大了這些省區電力設計院的實力。”謝國恩說。
            謝國恩也經歷了文化大革命那些動蕩的歲月。盡管窗外紛亂復雜,他并沒有受到太多干擾,仍加班加點地完成設計工作。他在自己的日記中寫道:“由于工作原因,我對子女照顧不多。工程對于我來說,就像子女一般。當我在繪圖板上精心勾勒出每一筆每一劃,在計算紙上草擬出每一個公式每一個步驟,在設計過程中發現每一個疑問、總結每一點創新,都會讓我充滿了戰勝困難的勇氣和力量。”

          數不清多少首個,道不盡艱辛幾何

            1983年5月6日,星期三,晴
            立夏的北京云淡風輕,讓人倍感心情舒暢。在和通用電氣、西門子、ABB的國外專家們,就葛上直流工程進行技術談判的過程中,我這電視大學的英語插班生終于感到有了用武之地。
            ——摘自謝國恩日記
            “全國第一條500千伏線路——平武工程是我們做的,全國第一條±500千伏直流工程——葛上直流工程是我們做的,全國第一條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輸變電工程也是我們做的。”一提起這些首個、第一,謝國恩的眼睛中會放射出異樣的光彩,仿佛又回到了那些激情燃燒的歲月。
            在葛上直流工程啟動時,我國還沒有高壓直流工程建設的經驗,于是引入了國際上有實力的大公司進行EPC總承包建設。
            “在跟這些外國公司的專家一起工作的過程中,不光是學到了很多技術,還學到了很多管理經驗。”在工程建設過程中,謝國恩還深刻認識到先進的科學技術才是核心競爭力,外國公司掌握了核心技術,只需要投入很少人力,就能賺到很多錢。而中國企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做了很多技術含量較低的工作,卻只能掙到一些辛苦錢。
            天廣直流、三常直流、三滬直流、三廣直流、貴廣直流、貴廣二回直流、寧東直流……在這之后的一系列工程中,謝國恩帶領設計研發團隊,一步步打破國外技術壟斷,探索推動我國直流輸電技術走上跨越式發展的自主創新之路,成為我國直流輸電技術實現“從無到有、從有到優”自主路線圖的全程見證者。
            中南院副總工程師吳慶華與謝國恩共事時間比較長,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這種學習,不僅僅是工程技術層面的。比方說,如何與業主、設備廠家、施工企業進行協調溝通,把握好設計單位的角色,更好地開展工作,謝總教給我們很多好的經驗。”吳慶華說。

          走在行業最前沿,勇攀科技最高峰

            2013年1月25日,星期五,多云
            一轉眼,我已經退休15年了。回想當年的藕塘如今已高樓林立,三層小樓變成了寬敞明亮的辦公大樓,手中的繪圖板早已被計算機取代……信息化時代的年輕人們正熟練運用著三維設計軟件,讓廠房和配電裝置在電腦中拔地而起,我感慨萬分。
            ——摘自謝國恩日記
            1998年,謝國恩辦理了退休手續。退休前,領導希望他退休后能夠返聘,繼續回來指導重點工程的設計工作。他欣然接受了。
            云廣直流、向上直流、溪浙直流、哈鄭直流、金中直流、普僑直流……退休后的謝國恩,幾乎參與了所有的直流特高壓工程設計,并參與了南澳多端柔性直流輸電工程。謝國恩感到十分慶幸,沒有過早地離開工作崗位,否則就沒有機會參與世界電壓等級最高的特高壓工程建設。
            憑著年輕時長期野外工作打下的底子,謝國恩身體一直不錯,更難得的是精神頭特足,還跟年輕人一起翻山越嶺地跑現場。
            在變電站選址過程時,項目團隊會提出幾個選址方案,請謝國恩看。每次謝國恩都要親自去現場查看,他還對同事們說:“其實,你們看了應該也沒有問題,可不上來看一看,自己心里這一關總是過不去。”
            中南院電網公司年輕的項目經理謝龍感嘆道:“80歲高齡還能這樣工作,真是精神可嘉。自己要是到這個年齡,肯定做不了。”
            在走在行業最前沿的同時,謝國恩還特別重視科技創新工作。他帶領項目團隊依靠自主研究,全面開拓,積極開展科學研究和技術引進,緊緊圍繞科研成果,堅持設計創新和優化,開展了近百項科研課題和設計專題研究。他參與完成的“高壓直流輸電工程成套設計自主化技術開發與工程實踐”獲得2011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特高壓交流輸電關鍵技術、成套設備及工程應用”獲得2012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
            在謝國恩的帶動下,中南院形成了一支很強大的直流項目團隊,還成立了高壓直流技術中心,與華中科技大學聯合開展柔性直流等前瞻性課題研究,直到現在還在主持編寫《高壓直流設計手冊》。他說:“作為電力設計企業,必須居安思危,提升自己科技水平,增強核心競爭力,才能在未來的市場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從去年開始,謝國恩對工程項目介入已經不多,終于有了屬于自己的時間。他的老伴身體不太好,行動不方便,需要坐輪椅。在中南院家屬院,大家經常看到謝國恩推著老伴,在花園中經過。他除了電力,也沒有更多愛好,只是偶爾打打橋牌,其他時間就讀書,且讀的大多是電力專業書刊。
            “我這輩子學的是電力,干的也是電力,看過了,經歷過了,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謝國恩感慨地說,“這是國家經濟和電力行業快速發展創造的寶貴機會,我自己也很喜歡做,就做了一些對國家、社會有用的工作。至于獲得的一些榮譽,都是集體的榮譽,個人的作用是微不足道的。”



          打印】 【糾錯】 【關閉

             
          哥哥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